狼人小说

狼人小说 > 斗破苍穹之恋足大陆 > 【斗破苍穹之恋足大陆 迦南篇】(4-6)(纯爱,同人)

【斗破苍穹之恋足大陆 迦南篇】(4-6)(纯爱,同人)

热门推荐:
作者:小龙哥
2023/11/20

 【第四章堵嘴狂挠】

  “什么?”萧炎一阵恍惚,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见到萧炎这副模样,美杜莎忽然抬起双脚,用自己的两只黑丝美脚把萧炎的脑袋夹在中间,像搓抹布一样夹着萧炎脑袋使劲搓揉,一边搓一边笑骂道,“本王说了,允许你挠本王的脚心,而且是想怎么挠就怎么挠,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突如其来的幸福让萧炎欣喜若狂,手忙脚乱地从纳戒中拿出那根专门的绳子,准备捆绑美杜莎。

  “切,小淫贼。”美杜莎看到萧炎因为兴奋而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然而关于如何捆绑美杜莎,萧炎却犯了难,萧炎本想像之前在蛇人族一样,将美杜莎绑在床上,但考虑到美杜莎因为本体是魔兽的缘故,身体力量高于常人,即便现在斗气无法使用,但那强悍的力量却还在。而房间里这些一看就是用廉价木材制作的家具,恐怕根本经不起美杜莎的折腾。只怕美杜莎到时候稍一挣扎,家具就会散架。

  思索片刻后,萧炎决定像第一次绑美杜莎那样,把她绑成四马攒蹄的姿势,这样就不用担心挣扎力度太大这个问题了。而在明白萧炎的想法后,美杜莎也很顺从地转过身去,将双手背在身后,任由萧炎捆绑。

  “话说女王啊,你为什么忽然就同意我对你进行挠痒训练了呢?”在捆绑的过程中,萧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随口”问道。

  “不得不承认你之前说的很有道理,怕痒确实是本王如今最大的弱点。只不过被挠脚心实在太难受了,所以我还是有些抗拒的,再加上之前我还抱有一些侥幸心理,觉得以本王的实力,不至于被敌人抓住。”美杜莎解释道,“但经过了这次八翼黑蛇皇的事情让我意识到了,我的实力并不是无敌的,也同样有被敌人擒住的危险,更何况我们将要离开加玛帝国,新的地方实力强劲的高人更多。所以训练自己的弱点就很有必要了。”

  “原来是这样。”萧炎不禁佩服美杜莎能保持如此清醒冷静的头脑,以及为了弥补自己的短板甘愿放下身段的气魄,对美杜莎多了几分敬佩。

  “话说女王,我之前给你按脚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你的经脉,你这次受火毒的创伤很严重,即便用挠你脚心的方法治疗,也会需要很久。我怕你坚持不住。”

  “你想怎么挠,就怎么挠,就算把我挠晕了也不要紧,把我唤醒接着挠。”美杜莎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咬了咬牙,以坚定的语气说道。

  听到美杜莎这话,萧炎对她更钦佩了,他清楚地知道对于极度害怕被挠脚心的美杜莎来说,下这样的决心需要多大的勇气。

  说话的时候,萧炎也把美杜莎绑好了,只见美杜莎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腿折起,脚腕和手腕用绳子连在了一起,整个人趴在了床上。

  “对了,这附近人多,如果你大笑的话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可能就暴露了。”在动手之前,萧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把我的嘴堵起来吧。”美杜莎提议道。

  “好嘞”萧炎坏笑着从纳戒里拿出一团黑色的东西,捏起美杜莎的下巴就要往她嘴里塞。

  “等等,你用什么东西堵我的……呜呜……”当美杜莎看到那团熟悉的黑色丝织品的时候,顿觉不妙,刚想质问萧炎,但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萧炎堵上了嘴。

  “怎么了?女王大人,这可是你自己的丝袜哟,怎么?您难道还嫌自己的东西脏?”萧炎坏笑着把丝袜整个地塞进了美杜莎的嘴里,把她的小嘴塞得鼓鼓囊囊,又拿出另一条丝袜把美杜莎的嘴绕着脑袋勒住,打了个结,完成了堵嘴。

  一听到是被自己穿过的袜子堵了嘴,美杜莎气得呜呜直叫,自己平时确实有把穿过的丝袜随手扔给萧炎玩的习惯,毕竟萧炎身为炼药师有的是钱,女王自然不会心疼那几双丝袜,没想到如今却坑了自己。然而美杜莎确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幽怨的眼神瞪着萧炎。

  “别这么瞪着我嘛,女王大人,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哦。总是气呼呼的对容貌可不好,来,开心一点吧。”看着被绑在床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大美人,萧炎的胆子自然也大了起来,说话的语气甚至都有些轻佻。言语间,他已经把手放在了美杜莎朝天的脚底,仅用一根手指在那黑丝脚底板上轻轻滑动。

  “糊糊糊糊……”美杜莎不愧是怕痒怕到极点,即便是这种简单的滑动,都让她受不了,原本因羞恼而圆瞪的一双美眸,瞬间完成了两个小月牙,被堵着的小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笑声。被捆绑的娇躯已经在床上扭动起来。

  “女王大人,舒服吗?我可要继续咯。”这种简单的滑动对萧炎而言仅仅只是热身,在玩了一会儿后,萧炎开始加大搔挠力度,十根手指开始快速在美杜莎脚底跳起舞来。

  “呜呜……呼呼呼呼呼……呜呼呼呜呼呼呼呼……”美杜莎的反应立刻大了起来娇躯在床上几乎扭成了一条水蛇,并且还在床上反复蹦跶,让萧炎都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摁住美杜莎的身体。而被捆住的那双脚,则像两条脱水了的鱼儿一样来回剧烈地摆动。笑成了两个弯月的美眸,甚至都已经流出了笑泪。

  然而,这却只是刚开始。

  “真是的,你别乱动啊。”或许是嫌美杜莎的挣扎太过剧烈,萧炎一只手摁着她无法专心地挠,萧炎在美杜莎翘臀上使劲拍了几下。

  “呜呜!”感受到臀部有些火辣辣的疼痛,美杜莎顿感恼怒,“这小混蛋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不光挠本王的脚心,竟然还敢打本王的屁股,本王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然而此刻的美杜莎也只能是心里想想,被捆成肉粽的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随后萧炎竟也脱下鞋子爬上了床,一步跨过美杜莎的身体,竟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柔软的翘臀上,用自己的整个身体压着美杜莎让她无法乱动,“嗯,这屁股,又软又有弹性,坐起来真舒服啊。”当坐在美杜莎的翘臀上之后,萧炎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美杜莎臀部的弹性,就好像坐在了一个弹簧床上,一蹦一蹦的,不得不说真的是极品。而被萧炎坐在身上的美杜莎自然更感屈辱,可惜依旧无能为力。

  萧炎坐在美杜莎屁股上后,顺势就把她的双脚揽进了怀里,此刻萧炎可以更加近距离地欣赏到美杜莎的双脚,诱人的黑丝脚底正对着萧炎的脸,几乎就是近在咫尺。萧炎忍不住把脸埋进了美杜莎的脚掌里,尽情地嗅闻着那沁人心脾的脚香。

  “啊,真的好爽。”萧炎抬起头,发出了极其满足的声音,在美杜莎的脚香刺激以及此刻任自己摆布的心理刺激下,萧炎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而趴在床上的美杜莎在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腿上后,也立刻明白了那是什么,妖艳的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两抹红晕。

  在享受过后,对美杜莎脚心的搔挠继续开始,萧炎用一根细绳子把美杜莎的两个大脚趾绑在一起,这样便可以防止她的脚乱动,随后萧炎舞动着手指,又开始在美杜莎的脚底跳起舞来,美杜莎再次闷笑着在床上扭动起来。这次萧炎坐在她身上,能更加清楚地感觉到美杜莎的挣扎扭动。

  不得不说美杜莎确实力量奇大,即便被绑得结结实实,即便体重70公斤的萧炎压在她身上,也险些被剧烈挣扎的美杜莎给掀翻。萧炎只感觉自己不是坐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骑在一匹桀骜难驯的烈马上,美杜莎的每一次挣扎,都会把萧炎顶得弹起,落下,弹起,落下,那感觉,就像骑着马儿在原野上驰骋,身下的烈马每颠一下,都感觉像在白云间飞翔一般。而且自己的挠痒力度越大,身下的颠簸也就越剧烈。

  不仅如此,那被黑丝包裹的脚趾也为了抵御痒感而下意识地上下勾动着,就像十个可爱的蚕宝宝一样,同时也在脚底的丝袜上勾出了一道道性感的皱褶,这让萧炎怎么能忍,当即放过了美杜莎的脚心,去捏她柔弱无骨的脚趾,只感觉那十根玉趾就像软糖一般,在萧炎的捏弄下还一弹一弹的。萧炎拿起一根小棍棍,把它伸到美杜莎的一个脚趾缝里,然后来回转动起来。小棍的旋转连带着脚趾缝间的丝袜也跟着一起旋转,那细密的丝绒摩擦着美杜莎柔嫩的脚趾缝,所带来的痒感可丝毫不弱于挠脚心。

  “呜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呜呜…………”或许是萧炎玩得太过入迷,忘了观察美杜莎的状态,又或者是因为美杜莎先前的保证,让萧炎敢于放下心理包袱,肆无忌惮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总之直到身下的挣扎幅度越来越小,闷笑声逐渐消失后,萧炎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的美杜莎已经又一次笑晕了过去。

  “嘿嘿,一不小心,玩嗨了。”萧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探查了一下美杜莎的身体状况,见并无大碍后,才放下心来。趁着美杜莎昏迷的功夫,萧炎打算把她的丝袜脱下来,接下来就打算挠她的裸足了。

  于是萧炎解开了美杜莎腿上的绳子,把她的双腿放下,两条修长性感的黑丝美腿就这么软软地瘫在床上,那两只诱人的黑丝脚掌也同样脚底朝天地瘫软在床上,脚掌被挤压出一道道皱褶。因为美杜莎穿的是连裤黑丝袜,所以想脱下她的丝袜,萧炎就不得不把美杜莎的裙子撩开,这不撩还好,刚把美杜莎的裙子掀开,萧炎就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流直冲脑门,两股灼热的液体从鼻孔处流了下来。呈现在萧炎眼前的,是被黑丝袜和蕾丝内裤包裹着的性感翘臀,和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和美足一起,组成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下半身,再配合着美杜莎此刻昏迷无助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块人人可以享用的肥羊肉。

  萧炎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虽然恋足,但也并不代表他对其他方面不感兴趣,当看到美杜莎这具诱人的玉体以如此无助的方式呈现在自己面前时,萧炎的身体忍不住又有了感觉,他的双手忍不住向前伸,终于摸到了美杜莎的翘臀上。

  “哇,手感真是好啊。”萧炎的咸猪手肆意地在美杜莎的丝袜翘臀上抚摸,虽然刚才已经感受过这翘臀的柔软和弹性。但此刻萧炎用双手亲手抚摸,那感觉更加的美妙诱人。那富有弹性的臀肉,再加上细腻柔滑的丝袜,抚摸起来的手感简直是有如天堂一般的享受。萧炎一边抚摸,一边还在臀瓣上反复揉捏,那臀肉捏起来是那样的紧实,稍微把手松开就会立刻弹回来。萧炎摸得上瘾,又再往下,摸起了美杜莎圆润的大腿,依然是那么紧实,丝滑,富有弹性。“啪啪啪”萧炎扬起大手,在美杜莎的翘臀上使劲拍了几下,就见那翘臀立刻像果冻一样晃晃悠悠,娇嫩又紧实的臀肉拍在自己手掌上的感觉也是好极了。

  当然萧炎摸了一会儿后就停下了手,他知道再过一会儿美杜莎就该醒了,要是被她发现了自己此刻的龌龊行径,谁知道这个蛇人族女王会怎么收拾自己。于是萧炎赶紧脱下了美杜莎的丝袜,把裙子放好,然后重新把美杜莎绑了起来。

  之后萧炎把手放在了美杜莎粉嫩的脚底,不过这回却并不是要挠她脚心,而是仔细探查了一下美杜莎体内经脉的情况。刚才萧炎也并没有只顾着自己享乐,他也真的在帮美杜莎吸收着她体内的火毒。略一探查后发现,经过刚才的一轮“治疗”,确实有所好转,但受伤依然很严重,恐怕真如萧炎所说的,得挠上一整天才能治好。

  片刻之后,美杜莎终于醒了过来,萧炎对美杜莎说明了眼下的情况,美杜莎垂着美眸沉默了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萧炎的建议。于是萧炎的手指再次伸向了美杜莎白里透红的娇嫩脚底,随着美杜莎“呼呼”的闷笑声和把床板都摇晃得“嘎吱”作响的挣扎声再次响起,房间里又一次陷入了这有些旖旎的气氛中。

  美杜莎那白里透红的脚底板,在萧炎手指的肆虐下不断地左右摆动,而那十根玉葱般的脚趾,在脱去了丝袜后变得更加清晰,一根根的晶莹剔透,萧炎的手指不断地在美杜莎最嫩的脚心周围画着圈,脱去了丝袜后,美杜莎的脚底摸起来更加光滑,柔嫩,感觉就像一块豆腐一般,萧炎稍不注意,就会将其戳破。

  这样的动静,在房间里一直持续到很晚,期间,美杜莎又被痒晕过去几次,为此,萧炎还特地给美杜莎喂了一颗滋补身体的丹药,让她不至于因为长时间的挠痒而垮掉。

  “好了,你体内的火毒已经被我祛得差不多了,不过你的经脉依旧受损严重,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还需要静养,而最终要的,这段时间你不能再使用斗气,否则火毒很可能再次侵入你的经脉。”终于结束了最后一轮挠痒治疗后,萧炎对美杜莎叮嘱道。而此时的美杜莎,经过了一整天的挠痒之后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连回应都没有。

  萧炎把美杜莎解开,扶着她躺在了床上,已经被挠到虚脱的美杜莎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向天花板,看到美杜莎这个样子,萧炎也有些愧疚,不过想要快速治好美杜莎的伤势,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萧炎端来一盆热水,把美杜莎被摧残了一整天的玉足清洗干净,不过这一次,萧炎下手很轻,小心翼翼地生怕再把美杜莎弄痒了。而美杜莎看着认真给自己洗脚的萧炎,美眸闪过一些异样的神采,嘴唇轻轻抿了起来。

  给美杜莎把脚洗干净了之后,萧炎温柔地扶着美杜莎躺了下来,拉过被子帮她盖上,随后自己则离开了房间,去找萧鼎萧厉去了。

  美杜莎看着萧炎离去的背影,等门关上后,也把头转了回去,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她回想着今天这一天被萧炎挠到精疲力竭,那种奇痒钻心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痛苦,简直如地狱一般。然而下一刻,美杜莎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瘦削坚定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拼着自己的性命重创了八翼黑蛇皇,保护了自己。想到此处,美杜莎的俏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羞涩的笑容,先前所经历的挠痒酷刑,似乎也不是那么痛苦了。

  “被这个小家伙挠痒痒,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受嘛。”美杜莎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随后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带着这一抹笑容,精疲力尽的美杜莎进入了梦乡。

  【第五章忍痒训练】

  在休息了一晚后,从第二天起,萧炎和美杜莎说好的每日例行tk训练终于要开始了,当然,在训练时常和力度这一问题上,两人爆发了激烈的讨价还价,萧炎自然是希望挠的时间越久越好,挠得越狠越好,巴不得一整天都在挠美杜莎的脚心。要说挠一整天不会腻吗?嘿嘿,就美杜莎那双世间罕见的,天下第一怕痒的极品美足,那根本是怎么玩都不会腻的啊。

  不过美杜莎自然不愿意,被挠一整天,那自己还不得被痒死?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自然激烈反对,当然除了怕痒以外,还有一点让美杜莎如此激烈反对的原因是她始终觉得这种所谓的训练其实是沦为了萧炎的挠痒玩具。身为女王的高傲自然是不愿意自己成为别人的玩物,虽然迫于自身安全答应了萧炎的建议,但这种沦为玩物的时长自然是越短越好。

  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把时长定在了每天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萧炎可以肆意地挠痒,即便把美杜莎挠晕了也没关系。萧炎欣然同意了,每天能挠一个小时,这已经是极爽的了,更何况,萧炎也有的是方法延长时间。

  于是,萧炎对美杜莎的第一次“训练”,开始了。他打算先锻炼美杜莎的忍痒能力,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自然先从最低的挠痒强度开始,规则也很简单,让美杜莎主动把双脚翘在桌子上,也不对她采取任何捆绑措施,萧炎则用一根羽毛搔弄美杜莎的脚底,要求美杜莎要尽力忍住不笑,也不能将脚缩回去,看她能忍多久。

  对于自己能忍多久,美杜莎自己心里也没底,但答应了萧炎的事她自然不会反悔,主动脱下鞋子将双脚伸到了桌子上,不仅如此,她还主动将脚趾张开,把自己娇嫩的脚掌完全展露出来,因为呆在房间里,美杜莎也没有穿什么丝袜,一双迷人的玉足就那么赤裸着。

  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一个绝色美女把自己的绝色美脚主动伸到面前,还将脚底完全展开更加诱人的呢?萧炎坐在对面,看着向自己主动伸过来的绝美玉足,一时间鼻血都差点流了下来。不过他还是强作镇定,拿出了一根羽毛,向美杜莎的脚底伸去。

  美杜莎原本紧咬牙关,紧闭双眼,想要尽可能地强忍这股痒意,然而当柔软的羽毛贴上她同样柔软的脚底的那一刹那,仅仅是一瞬间,美杜莎的美眸瞬间张开,原本紧咬的牙关也松开了一条缝,“扑哧”一声轻笑了出来,同时那双美脚也立刻向后缩。

  “不是吧,女王大人,不是说了不能笑也不能动的吗?你这连一秒钟都不到啊。”萧炎有些惊讶地说道,因为刚才真的连一秒钟都不到,几乎就是羽毛刚刚贴上美杜莎的脚底,美杜莎就笑了出来。这出乎了萧炎的预料,原本萧炎还以为美杜莎好歹能坚持个几秒钟,包括美杜莎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事实向萧炎证明,他还是低估了美杜莎的怕痒程度。

  “刚,刚才只是没适应,再来。”对于这次自己的出糗,美杜莎也是羞耻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忍耐力,当面对“痒”时,竟然连一秒钟都忍不了,这不得不说是对她的一次打击,然而这并没有使美杜莎消沉,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她不信自己纵横沙漠上百年,竟然会克服不了怕痒这个小小的弱点。于是她再次把脚伸到了萧炎的面前,“来吧。”美杜莎咬了咬银牙说道。

  萧炎又把羽毛贴上了美杜莎的脚底,这一次有所进步,坚持了将近两秒钟。但也就只是羽毛尖在脚底划了两三下的功夫,美杜莎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第三次,坚持了两秒半。

  第四次,坚持了三秒。

  第五次,又是三秒。

  “扑哧,嘻嘻嘻”当美杜莎再次娇笑着把脚抽回去时,萧炎也有些无奈了,他原本以为美杜莎身为蛇人族女王的毅力和忍耐力,虽然怕痒,但忍个十秒钟问题不大,然而到目前为止,别说十秒了,连超过五秒的都没有。这不由得令萧炎有些惊异,每次挠美杜莎脚心,都能刷新萧炎对美杜莎怕痒程度的认知,现在就连萧炎自己也不确定,美杜莎究竟怕痒到什么程度了。“我说女王陛下啊,你这个表现可是真的不行啊,照这样下去,你要训练到什么时候去啊。”

  “本王也不想啊,可是,真的太痒了,实在忍不住。”美杜莎一边吐槽着,一边一双美脚还因为刚才的瘙痒互相蹭着,试图蹭掉脚底残存的痒感余波。她又何尝不想忍得久一点?可是身体总是不受自己控制。

  “看来必须得想个办法了。”萧炎扶着下巴沉思道,眼珠子一转,很快就有了一个鬼点子,“看来我必须得给你施加一些惩罚措施了。”

  “啊?惩罚?”美杜莎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啊,有压力才有动力,若是失败之后没有惩罚,你就永远无法逼着自己进步,你说是不是?”萧炎说道。

  美杜莎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问道,“那,你想怎么惩罚我呢?”

  “很简单,我们来一次挑战。”萧炎拿出一个沙漏,放在桌上,这个沙漏流空一次,需要五分钟,待会儿我把沙漏翻转过来,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我就一直这么用羽毛挠你的脚底,你每一次忍不住缩脚或者笑出来,都会被我记下来。每被记一次,之后都要被我绑起来挠五分钟,等结束后,看你总共被我记了几次,就换算成几个五分钟。明白了吗?”

  “啊,这……不是说好了一个小时吗?”美杜莎有点不情愿。

  “所以啊,这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表现得好的话,五分钟内一次也不笑,那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萧炎笑道,不过,五分钟内一次都不笑,他自然知道这不可能。“不过,你如果还是像刚才那样,两三秒就忍不住的话,那恐怕今天要被我绑起来挠一整天哦。”

  “当然,我也不欺负你,毕竟之前答应了你一个小时。所以接下来的惩罚,我也只用这羽毛来挠你脚心,绝对不用手。”萧炎晃了晃手中的羽毛说道。

  “当然,你也可以考虑不接受这个挑战。那样的话这个忍痒训练也就不用进行了,我现在就把你绑起来,狠狠地挠你一个小时。究竟选哪个,你自己决定吧。”萧炎说罢,靠在椅子背上,等待着美杜莎的答复。

  “嗯……好吧,我答应你,赌就赌。”美杜莎沉吟片刻后便同意了,萧炎的建议不无道理,也激起了美杜莎的好胜心,她最终还是同意了。

  美杜莎再一次把脚放在了桌上,萧炎把沙漏倒扣在桌上,随后拿起羽毛,再次开始在美杜莎脚底划弄,在羽毛接触到脚底的时候,眼前的美脚颤抖了一下,随后便使劲绷直,一动不动。

  不得不说,这个惩罚机制的效果还是很显著的,美杜莎确实比之前更能忍了,羽毛已经在脚底划了好几下,要是之前,美杜莎已经娇笑着抽回双脚了,然而这一次,虽然这双美脚已经颤抖得异常剧烈,但还是能忍住不抽回去。

  再抬起头看看美杜莎,此时也憋笑憋得异常辛苦,小嘴紧紧闭着,两边粉嫩的香腮已经鼓了起来,那张妖艳的俏脸因为憋笑已经变得通红,美眸也因为笑意而完成了两轮月牙。虽然美杜莎憋笑憋得很辛苦,但这幅强忍笑意的模样,却令这位平日里一副威严凶悍模样的女王,此刻却像一个小女生一般,憋得通红的小脸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完全不同于平日里凶狠威严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让萧炎也从未见过美杜莎如此可爱的小模样,不由得有些看痴了。

  虽然美杜莎极力强忍,不过能明显看出,她已经要到极限了,被她强行压制的笑意,此刻却化为了一股股热气,从挺翘的琼鼻里喷出,完成月牙状的美眸,也已经有笑泪流出,很明显,美杜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终于又在脚底划了两下之后,严防死守的大坝终于决堤,积压已久的痒意终于化作笑声从美杜莎嘴里喷涌而出,“哈哈哈哈……不行啦……嘻嘻嘻哈哈哈”

  “嗯,不错,进步很大嘛。”萧炎看了下时间,这次足足坚持了9秒钟,几乎是之前的三倍,虽然还是没有突破十秒大关,但进步已经相当明显,看来设置惩罚机制还是很有用的。随后萧炎再次指示美杜莎把脚伸回来,然而这时候美杜莎却耍起了小聪明,借口“要恢复一下”,故意磨磨蹭蹭地不把脚伸回来,她的算盘也很简单,多拖延点时间,次数自然就会少。

  然而萧炎是谁,他怎么可能想不到这种情况?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美杜莎蜷缩起双腿在桌子边蹭脚,迟迟不把脚伸回来,过了片刻后他忽然说道,“超过3秒钟不把脚伸回来也算作一次,刚刚你已经浪费了3秒钟,算作一次。”

  “啊?”美杜莎没想到萧炎还有这一手。

  “又3秒钟过去了,再加一次。”萧炎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三根手指头,表示这段段十几秒美杜莎已经被记了3次了。

  “别,我伸。”美杜莎慌了,她可不想因为这个被多记几次,连忙把脚伸了回来。

  “这才乖嘛。”萧炎满意地笑笑,拿起羽毛,继续在美杜莎脚底划弄。

  “…………噗……哈哈哈。”

  “………………呀嘻嘻嘻,好痒。”

  “………………扑哧……嘻嘻嘻你怎么还挠脚趾缝啊。”

  在接下来的四分多钟内,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虽然不如连续不断地娇笑那么清脆悦耳,却也分外动听,在欣赏着美杜莎憋笑时那副可爱的表情,也着实是一种享受。而美杜莎的表现自然也是越来越好,有几次甚至忍耐超过了十秒钟。

  终于沙漏里的沙子全部漏完,萧炎也开始统计美杜莎失败的次数。虽然美杜莎后期的表现越来越好,但也鲜少有超过10秒钟的,似乎忍耐10秒已经是美杜莎今天的极限了。统计下来次数自然不少,足有30多次,而按照每一次5分钟来换算。

  也就是说,美杜莎接下来要被萧炎绑起来挠将近三个小时。

  【第六章特质刑椅】

  “好吧,愿赌服输,就让你绑起来挠吧。”虽然不愿意被绑起来挠,而且是挠三个小时,但美杜莎一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以也没有跟萧炎讨价还价,而是主动侧过身去,将双手背在了身后,“绑吧。”

  “嘿嘿,女王大人,我今天可不打算用昨天的方法来帮你哟,今天咱们换个姿势。”看着如此言而有信的美杜莎,萧炎也不禁赞叹,不愧是女王,有魄力,不过他今天有别的计划。

  “换个姿势?”美杜莎疑惑地看了看四周,“你不会是想把本王绑在床上之类的吧,这些破烂家具你真以为绑得住本王?”美杜莎撇了撇嘴不屑道。

  “嘿嘿,女王大人放心,这个我早有准备。”萧炎神秘地一笑,随后从纳戒中掏出一件十分巨大的东西,“哐”地一声放在了房间中央。

  “这……这是……”当看到萧炎掏出的东西时,美杜莎顿时睁大了双眼,玉手捂着红唇,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究竟萧炎掏出的是什么东西,能让一向见多识广的美杜莎惊讶成这样?

  “嘿嘿,我自然知道这些破烂绑不住你女王大人,所以我这不是早做准备了嘛。”萧炎得意地抚摸着自己掏出的物品笑道。乍一看,这似乎是一张椅子,但又和椅子有很大的不同,在椅子的前方,连接着一副足枷,而在椅子靠背两侧,也同样伸出两个翅膀一样的支架。而在这椅子上,每隔一段就镶嵌有一条皮带。

  美杜莎虽然之前从未见过这种造型奇特的椅子,但一看这外形便已猜出了端倪。没错,这正是萧炎昨晚花了一晚上专门打造的刑椅。整个椅子的基础材料由精钢制成,在这个佣兵团遍地的地方,精钢自然不难找,自家佣兵团里就有不少。而把这些精钢熔炼并锻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对拥有异火的萧炎而言自然也是信手拈来。椅子靠背,足枷,支架等一系列和人体接触的地方,都由海绵和皮革包裹,保证了使用的舒适性。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了制作这张刑椅,药老也贡献出了自己的存货,一枚八阶巅峰魔兽的魔核,镶嵌在了椅子里面。而这也使得这张刑椅,足以封印目前本体还只是七阶初期魔兽的美杜莎的斗气。而精钢制成的椅子框架,则即便是美杜莎那种魔兽级别的怪力也无法挣脱。

  这正是萧炎专门为美杜莎量身打造的刑具,和那根绳子一样,成为了又一个拘束美杜莎的利器。而有了这张刑椅,萧炎之后挠美杜莎的痒痒,自然就更加随心所欲,也更加享受。当然,对此药老还是颇有微词的,毕竟八阶巅峰魔兽的魔核,也是十分珍贵的。“哼,为了你这臭小子的艳福,老夫我可是狠狠割了一把肉啊,八阶巅峰魔兽的魔核,我总共也没几颗。”药老有些愤愤不平地道。

  “嘿嘿,等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老师。”萧炎自然也知道药老对自己的帮助,对他十分感激。

  回到现在这个时刻,看着面前这张极其专业的刑椅,美杜莎陷入了犹豫,虽然没有领教过,但直觉告诉她,若是自己坐了上去,那她就彻底沦为了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任由萧炎揉捏了。之前好歹还能有些挣扎的余地,而这个刑椅看起来杜绝了自己的一切躲闪空间。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实话,此时美杜莎的心里已经有些想打退堂鼓了,被绑在这样的椅子上挠三个小时,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可是刚刚夸下的海口又怎么可能收回去,明明不久前才说过愿赌服输的。若是自己露出怯意,那这个臭小子该怎么看自己?自己身为女王的尊严又在何处。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个臭小子看轻自己。

  “那个,女王大人,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咱可以先不试的。”看美杜莎犹豫了好久,萧炎试探着问道。

  “不,就用它了。”然而还没等萧炎说完,美杜莎便同意了萧炎的要求,语气显得十分坚定。

  “呃,好,那就坐上去吧。”美杜莎的干脆也让萧炎愣了片刻,然后他打开了足枷。虽然心中还有些许忐忑,但美杜莎还是义无反顾地坐了上去,将玉足伸进了足枷里面。随后萧炎便将足枷重新合拢,锁死。接下来他又用皮带把美杜莎的腿,要,手臂全都固定住。美杜莎就这么坐在了刑椅上,双腿向前伸,脆弱的脚底直接暴露在外,双臂向两边展开,露出了白嫩的腋下。

  在萧炎把各种捆绑措施都绑牢之后,美杜莎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斗气立刻停滞了,一丝一毫都调动不起来,甚至于还能感受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这是她身为魔兽,对更高级的魔兽的魔核的一种本能的畏惧。此刻的美杜莎和一个普通的弱女子没有任何区别,足枷和皮带将她的全身都固定得死死的。而且现在这个姿势不仅仅是脚,腋下,腰部,大腿内侧等一切敏感点全都暴露在外,萧炎想挠哪里都可以,而且自己都没有任何办法。

  在把美杜莎绑牢后,萧炎又掏出了一双丝袜,“现在,该把你的嘴堵起来了。”

  “等等,为什么非要堵我的嘴?制造出一个灵魂屏障不也能隔绝声音吗?”美杜莎连忙阻止,她真的不想再被自己穿过的丝袜堵嘴了。

  “这是为了防止引起别人的注意,别忘了这城市还是有不少强者在巡查的,万一我们使用灵魂屏障,固然可以隔绝声音,但被他们发现某个地方莫名出现了一个灵魂屏障的话,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万一引起他们的怀疑过来搜查的话,那就糟糕了。”萧炎解释道。

  不得不说萧炎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但美杜莎实在是不愿意被自己穿过的丝袜堵嘴,于是只好请求道,“那你就用别的东西来堵本王的嘴吧,别用我的丝袜了,实在太臭了,受不了。”

  “臭?”美杜莎的话倒让萧炎惊讶不已,把手中那双美杜莎穿过的丝袜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那残存在丝袜上的异香依旧令萧炎无比着迷,因为体质特殊的原因,美杜莎的脚和普通人类不同,不仅不会变臭,反而会越来越香,那脚汗若是收集起来,只怕市面上任何昂贵的香水都无法与之相比。萧炎又把鼻子埋在丝袜里狠狠地猛吸了一大口,“不臭啊。”

  “就是臭!本王说臭就是臭!”看着萧炎在自己面前闻自己的袜子,美杜莎俏脸一阵羞红,不由得羞怒道。

  “好好好,是臭,是臭。”眼见女王生气了,萧炎也不好意思再去逆她的意,最终在两人的商量下,萧炎用一双干净的新丝袜堵住了美杜莎的嘴,“女王陛下,这下您满意了吧?”在完成了堵嘴之后,萧炎笑着问道,而美杜莎却只是瞪了萧炎一眼,便不理他了。

  “嘿嘿,那女王大人,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萧炎笑嘻嘻地走到美杜莎的双脚前,搬了一张椅子坐下,美杜莎那美丽的脚底正对着萧炎的脸,虽然早已看过无数次,但萧炎还是忍不住欣赏了一会儿,随后萧炎拿起了羽毛,向美杜莎脆弱的脚底伸去。

  当羽毛贴上美杜莎的脚底时,美杜莎的双脚猛地向后一缩,带动着足枷甚至整个刑椅都发出“哐当”一声,不过萧炎打造的刑椅也足够结实,美杜莎的双脚并未因此而移动半分,羽毛很快就在她敏感的脚底来回滑动起来。

  “糊糊糊糊糊”这次美杜莎不需要再强忍笑意,羽毛贴上她脚底的一刹那立刻就发出了闷笑声,双脚下意识地拼命挣扎、躲闪。然而却无法移动一丝一寸,连扭动都做不到,因为萧炎还用小绳子,把美杜莎的十根脚趾都绑在了足枷上,自然是把美杜莎的双脚完全固定住了。

  萧炎也不急,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羽毛,随意地在美杜莎脚底划弄着,好像在逗弄一件平平无奇的玩具一般,时不时还随意地抬起头,欣赏着美杜莎被自己痒得发狂的美态。

  不得不说,美杜莎此刻的模样真的很可爱,一对美目笑得完成了月牙状,眼角还有笑出的眼泪,原本显现出威严的眼影和妆容,此刻反倒有些滑稽,小嘴被丝袜塞得鼓鼓囊囊的,外面还用另一条丝袜勒住,但依旧能隐约看到那咧到耳朵根的笑意。至于娇躯就更别说了,在羽毛的刺激下不得不尽力地扭动身体来化解痒感,不过收效甚微。

  不过挠了一会儿后,萧炎却感觉美杜莎笑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应该并不会引起外界的注意,于是便上前解开了美杜莎的小嘴。“咳咳,臭小子,你这混蛋,渴死本王了,快给我拿杯水。”刚被解开的美杜莎就立刻嚷嚷了起来,不过也的确,丝袜本就非常吸水,又被美杜莎含在嘴里笑了好长一段时间,自然也让美杜莎口干舌燥。

  萧炎立刻倒了一杯茶水,喂着美杜莎喝了下去,随后他再次拿起羽毛去挠她的脚底。

  “哎……嘻嘻嘻呵呵呵额……你这臭小子……让我休息会儿呀……呵呵呵嘻嘻嘻嘻嘻”刚刚润完嗓子的美杜莎再次挣扎着娇笑起来,笑声没有当初在蛇人神殿里时那么疯狂,却显得颇为诱人,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清脆悦耳,而在这清脆之中还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妩媚,若是把注意力放在这笑声中久了,便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反应,等萧炎反应过来时,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竟已支起了帐篷,身体也有些燥热。

  “好家伙,这美杜莎女王的魅惑之术真是炉火纯青啊,下意识的笑声就能把人刺激到这种地步,若是我再晚点意识到,可能真就把持不住了。”萧炎努力压制了自己差点燃起的欲火,继续把注意力放在美杜莎的双脚上。

  柔软的羽毛尖反复地在美杜莎脚底来回划弄,随之而来的淡淡的痒感也刺激得美杜莎不断地娇笑。时间就这么在那悦耳的娇笑声中一分一秒地过去,萧炎果然守信,全程都只用羽毛去挠美杜莎的脚底,不急不慢,显然是在享受这一刻。而这并不算重的痒感显然也在美杜莎的承受范围之内,挣扎间也没有显得太过疯狂,娇笑的声音中反而还隐约有几分享受的意味。房间内虽然笑声此起彼伏,却显得颇为温馨,宁静。

  而且,越挠到后面,美杜莎似乎放得越开,身体也从一开始的紧绷变得越来越放松,完全靠在了椅子背上,放松着身体,任由柔软的羽毛把痒感从脚底传到全身,毫无顾忌地尽情娇笑,很显然,美杜莎已经渐渐进入状态了。脚底那轻微的痒感,不仅未让她像之前那样感到难受,反而渐渐地有了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看着美杜莎的反应,萧炎也很满意,美杜莎并没有多少痛苦的反应正中萧炎下怀,因为他原本就是打算让美杜莎“享受”的。而这也正是萧炎的计划,他知道如果一味地把挠痒当做惩罚手段,让美杜莎痛苦的话,只会让美杜莎对被挠越来越厌恶,那即便此刻能挠到美杜莎的美足,也无法保证未来同样可以。萧炎想要的,可是永远拥有美杜莎的这双美足。

  萧炎知道贸然用手挠痒,美杜莎一定受不了,于是他选用了最轻柔的羽毛挠痒作为切入点,效果果然很好,美杜莎已经开始有了享受和喜爱的苗头,这让萧炎喜出望外,他相信早晚有一天,自己可以让美杜莎彻底爱上被自己挠痒,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永远拥有这双顶级美脚了。

  把注意力再度放回现实中,萧炎拿着羽毛,继续逗弄着美杜莎一动也不能动的脚底,在美足的视觉盛宴和美人悦耳的娇笑中,这个下午,必定会相当惬意。
热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