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小说

狼人小说 > 诛仙图 > 【诛仙图】(第三集9-10)(仙侠、后宫)

【诛仙图】(第三集9-10)(仙侠、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沙漠王子
2023/11/20

 第九章庭前争产

  “夫人,按说我等都是冉家的人,如今我们要分家,这家产无论如何都要有我们一份才行。”

  赵氏坐在屋子的主位上,已经被这群人搅的头痛不已,这群人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逼得的从来没管理过家里事物的赵氏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幸亏一边的管家冉福跟着,这才没给这群人占了便宜。

  “是啊,家族的药庄这些年都是俺管着,功劳苦劳不说,每个月就十两银子的月俸,家主也实在太吝啬了不是。”

  说话的是冉家二房的冉光,祖上和冉涛是同一祖父,也算是家里的近枝了,一直管着家里的灵地与农田,因为每月要送来灵药,赵氏也没少见这个二房的长孙,只是以往见时都是满脸含笑,对自己一副巴结面孔,怎会想到如今原来是这样一副模样?

  看着叫苦叫屈的冉光,赵氏驳斥道:“冉光,别人我不知,你我还不知?家里给你的月俸虽然只有十两,可药田与地里的收成你少下手了?我们家明明是四成的地租,怎地到你手里就成了五成了?还有……”

  她刚想和这位侄子好好说说这田地的事情,怎奈她平常对这些账本实在不熟,就刚才那点内情,还是管家老在耳边念叨着的。

  冉光被她这一句话说的面色讪讪,只是仍不肯低头,强辩道:“咱们幽州的多数的规矩都是五成租子,我收五成怎么不行?况且我也是冉家的人,这地产怎么就不能有我一份?”

  ‘放屁……’

  赵氏不管家产,但家里的情况又怎能不知?她刚嫁过来时冉家虽然也是修者家门,但彼时早已沦落为五等的末流,家中五房的土地加起来都没有十倾,还不是老爷成就了丹道,这才赚回来的家业,哪里有他们的份?

  刚才那话来来回回已经说了几遍了,赵氏也听得腻了,怒声道:“你若嫌月俸少了,我自己做主再给你涨十两,但想要家中的田产,冉光,你做梦!”

  “嘿。”冉光也是光棍,索性直接说道:“十两银子你就打发了小爷?今天你不把家里的田产给各房分了,老子还告诉你,这田地老子就不管了,到时候田地里面出了事,可别说是小爷我给你惹的。”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些年家里的田地一直都是二房拿在手里管着,冉涛忙于修炼,根本无暇过问,赵氏本就是学识不多,更没什么功夫每日到地里看着,而那是的冉光隔三差五的就来,不是拿点新鲜的玩意,就是送来地里的出产,赵氏根本不知道这家里出了事他会第一个出来翻脸。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任你说破了天,田契在我手里,老爷没说同意,就是不行。”

  “呵呵。”冉光一声冷笑,说道:“我那堂伯也得能说得出来话才行。”

  他们这群人早就得到了消息,冉涛比武被人重伤,此刻只剩下半条命吊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咽气,不然再借冉光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来这撒野。

  “侄媳妇。”这边一位老者插话道:“他那边田契的事倒也不忙,眼下涛儿重伤,这县里的事务总要处理,还请你拿出本县的金印,我这边也好处理县中积压的事务。”

  说话的人是冉涛的五叔冉廷,自身也有一些修为,冉家掌管了泉州之后就当了县里的县丞,平日里负责处理县中的事务。

  “这……”赵氏稍一犹豫,就要点头答应。

  她毕竟学识不足,根本不知道这金印代表着一方的治权所在,有了这金印,才能主掌一县,而没了印信,冉涛身上的官位则名存实亡。

  眼瞅着赵氏就要答应,冉廷心中一喜,只要这金印到手,幽州盟会的给冉涛的最后一点庇佑也彻底没了,到时他身后的人自会冲进冉家杀了冉涛,到时这泉州县令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这金印不给!”

  被一声清喝打断,冉廷将要露出的笑容愣在了脸上,转头对着门口进来的人刚要怒骂。

  “你算……冉凌?!”

  冉廷脸色大变,一双昏花老眼瞪的溜圆,指着冉绝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不是……”

  “我如何?”冉绝露出一个笑容,走进屋里,先不理两旁的一众老少,对着赵氏拱手道:“母亲。”

  赵氏也跟着愣神了,听到冉绝称她母亲,心中厌恶,却又不得不答应道:“哎。”

  冉绝抬起头,看着赵氏眼底不小心露出的几分厌恶,心中了然,正巧碰到赵氏也看在她身上,“母子”二人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冉光看到冉凌出现,急忙转头看向一边的冉廷,小声道:“冉凌怎么还活着?”

  “这……”冉廷人老成精,这时候又怎么会给人抓着把柄,根本不搭理冉光的发问,倒是对着冉绝拱手道:“侄儿身体好些了?”

  反正冉绝也不怕露馅,也不管别人能不能看出来,直接就对着冉廷冷冷回道:“多谢关心,好着呢。”

  这满堂的人他就只认识一个赵氏,剩下的也就在旁边听了一会知道都是冉家的人而已,至于什么辈分,冉绝一时间哪里弄的明白。

  只是他这一下,反倒给冉廷镇住了,见冉凌这幅底气十足的模样,实在不像被毒坏了身的样子,而且他进了屋跟一群家族的人招呼也不打,分明是知道了他们这群人的来意。

  这倒叫冉廷有些吃不准了,就算昨日冉凌没死,硬撑着一口气陪冉涛演了一出戏,怎么今日又完好的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他的师门来人了?

  不能确定之下,冉廷只好决定先退一步,等查明了形势,再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当下摆出笑容道:“既然侄儿已经康复,家主不在,金印理应由侄儿掌管,老朽就不僭越了。”

  冉绝对他冷冷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嗯,这屋里乱七八糟的情况,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对。

  没想到这一下冉廷更慌,以往冉凌可不是这个性子,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分明是身后必有所持。

  难道他师门真的来人了?

  当下不敢再留,脸上堆笑道:“既然如此,不多打扰,侄媳妇,老夫先告辞了。”

  冉家的这群人里面的,唯一有修为在身又兼着公职的冉廷是实打实的主心,他这一走,剩下的人立刻鸟作群散,就连刚才叫嚣叫得最凶的冉光也话都不说悄悄溜走。

  还有几个墙头草看着冉绝还在屋里,急忙上前巴结道:“堂兄,我是被五叔爷强带过来的,真没有别的意思。”

  冉绝理也不理,转身就走。

  他才没有心思搭理这档子事呢,要不是吵的实在太凶扰的他无法安心修炼,就算掀了房子,冉绝都不会管。

  回到了房间,冉绝继续入定修炼。

  谁知道刚入定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了赵氏的声音。

  “小红,小红……”

  “来了,夫人。”

  “不是让你伺候少爷么,你这丫头哪去了?”

  只听小红委屈的辩驳道:“夫人,是少爷不让我打扰他的,他说他要在屋里看书,不想奴婢在一旁看着。”

  “……你下去吧,盘子给我,你们也下去吧。”

  “是。”

  接着敲门声响起,赵氏在门外柔声道:“凌儿在屋里么?”

  想起放在堂屋里赵氏眼底淡淡的嫌恶,冉绝本不欲搭理她,怎奈赵氏在门外连连敲了好几声,冉绝无奈,只得下床开门。

  开门而出,拱手而礼,口呼“母亲。”

  毕竟外面还有人,戏还是要演,赵氏扶起冉绝,说道:“凌儿身体好点了没?我炖了一锅汤,来给你补补身体。”

  “多谢母亲关心。”

  房门缓缓关上,俨然一副母子相亲的模样。

  屋里没了别人,赵氏也懒得再装了,在屋里随意坐下,口里淡淡说道:“方才多谢你了。”

  冉绝抬头看一眼这胸股饱满,明艳动人的妇人,冷冷答道:“无妨。”

  懒得跟她多说,淡淡回应道:“一时吵着我而已。”

  赵氏被他一句话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冉绝本来就是个闷葫芦,神宵岛上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现在已经紧闭,自然也不可能跟眼前这个心底嫌恶她的女人有什么话说。

  即使她长得非常漂亮。

  屋里沉闷了半晌,还是赵氏牵起了话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冉绝。”

  赵氏惊得椅子上坐起,嘴里讶然道:“你也姓冉?”

  这美艳的妇人眼里满是怀疑,上下不住的打量着冉绝。

  她怎么能不怀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小子,跟自己的儿子长得足有八分像,穿上冉凌的衣服就连赵氏自己都有些分辨不出来,而他也姓冉,就算昨夜冉涛已再三承诺,赵氏这会还是不禁怀疑。

  她本是小门小户出身,但进了冉家的门之后冉涛就一直没有纳妾,十几年来身边就自己一人,这里面冉涛忙于修炼是一方面,赵氏不悦也是一面,而且这两年冉涛已经不怎么和他同房,这叫赵氏更加怀疑?

  不会是以前养在外宅的庶子,借着这个机会带回来吧?

  可是冉涛一向不曾骗过他,而且昨夜看他的神态,说到要杀冉绝不像撒谎。

  也罢,先度过眼前再说。

  赵氏也是知道轻重的,知道眼下家里生死存亡之秋,眼前的冉绝正是其中的关键,她还不至于不智到这个时候去得罪冉绝。

  “这倒是有缘。”赵氏笑笑,说道:“说不定你和我们家老爷还真是一家。”

  “……”冉绝没有回答,他这人原本就是这样,和不熟的人根本也说不出什么,更别说的他心里对这个熟妇不怎么待见了。

  见冉绝不答,赵氏就知道自己这番客套完全没有效果,便直言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开门见山吧,老爷那边正在养伤不能出来见你,你有什么条件,就跟我说,但凡这家里有的,只要你开了口,我都答应。”

  冉绝摇摇头,他本身就是一个物欲极低的人,加上虽然记忆不再在,见识倒也没全忘了,对这种人家又能看上什么?

  便摇摇头说道:“不要,这三个月只要供我吃住就行了,其他的我一概不要。”

  之所以说是三个月,是因为冉绝基本可以断定冉涛想要养好伤最短也需要这么长的天数,加上他自身修为目前还不足自保,又什么也不记得了,在这将养一番,万一到时想起什么,再离去不迟。

  赵氏将信将疑,她皱眉道:“真的不要?”

  “不要。”

  ‘这倒省下了……’

  “好吧。”赵氏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便拜托冉公子了。”

  冉绝毫不客气的答应道:“好。”

  正事就此谈完,赵氏也不想多留,只是出门之前少不得又要演一出母慈子孝的好戏给外面的下人看。

  “什么东西……”

  出门的赵氏一声低语,恰巧便被冉绝给听了个正着。

  本来她那点声音常人是听不见的,只是冉绝身体早已返成先天,耳聪目明,所以这点声音很不幸的就被他给捕捉到了。

  听在耳里,冉绝心中一怒,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又生生压下。

  回到房间,继续开始修炼。

  《灵宝》《黄庭》俱是的一等一的极品功法,而冉绝又体质奇佳,是以就算是重修,修炼的速度也是飞快,加上又是刚刚入门一级的生光境界,对他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可言,只需要运转功法,吸纳灵气化作真元就行。

  一直到了晚上,临着吃饭的点,冉绝才被叫醒,却是小丫鬟小红来送饭了。

  开了门,便见小丫鬟一脸惺忪的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从里面拿出几样饭菜摆在桌上,说道:“少爷恕罪,奴婢下午贪睡了一会,没想到睡过头了……”

  “没事。”冉绝还不至于责怪她一个小丫鬟,拿起筷子一边吃饭一边问道:“几时了?”

  “快到酉时(下午5-7点)了。”

  “哦。”冉绝点点头,说道:“一会我要在家里随处走走,吃过饭之后你上街帮我买写黄纸和朱砂回来,我留着有用。”

  “是。”

  小红点头答应,心中又是一喜。

  ‘这跟着少爷还真是好差事啊,不仅不用整天跟着伺候,没事还能出门走走,真是好啊。’

  一会去账房拿了银子,到时候买完了朱砂黄纸,剩下的钱偷偷匿下几文来买串糖葫芦吃,想必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小丫头在心里暗自想着,这边冉绝已经吃完了饭,放下筷子说道:“收拾了吧。”

  说罢便出了屋子。

  冉家的宅院并不算小,足足有五进五出宅门,开门左右是门房的住处,二进住的是看家的家丁和仆役,三道门里面是丫鬟婆子门的地方,冉绝住在第四进,至于家主的住处则在最后的第五进里面,加上又修了高墙,左边有扩了一处花园,就算真的闲逛,也够人走一阵的。

  不过他出来并不是为了逛宅子的,而是想找昨天捡回自己的冉涛问问他到底是从哪捡回来的自己的,包括捡回自己时身上那套衣服在哪,里面有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身份和其他信息的信物什么的。

  出了门,冉绝先感念地势五行,找到这冉家宅院里面的水土之气相合之处的大致方位,便直奔而去。

  他早已断定,以冉涛目前的伤势,根本不可能找什么密室或者在自己的房间养伤,他一定会找一处水土之气相缓的地方化解体内的火毒,所以直奔这二气浓郁之处而去。

  天色以黑,院子里并没有碰见几个人,偶尔见了几个,发现是自家的少爷之后,上前问了好便离开了,根本不敢打扰。

  一路追踪之下,很快就进了冉家的花园之内。

  这冉家的花园虽小,却五脏俱全,里面名花皆有,不仅日常的芍药、海棠、月季、茉莉各样花卉样样俱全,甚至就连洛阳才有的珍贵牡丹也栽了几束,小路碎石鹅卵,尽头是捉琴小憩的凉亭,园中一条小溪潺潺流淌,绕假山而过,汇入一滩池塘里面,上面荷花静卧,莲叶下几尾锦鲤懒游。

  沿着八卦方位,冉绝很快就找到了假山石的前面,而且他碰巧地看到了地上的一双鞋印。

  鞋印小巧,步履袅娜,正是女人留下的足迹。

  只是足印到此就戛然而止,前方已经没了去路。

  这点东西自然难不倒冉绝,眼前的这点阵法加上幻术的手段在他眼里简直不值一提,略略思考一会,手指运上真元,连点几下,便破了幻术开了阵,身形一闪,钻入其中。

  第十章冉家密室

  “他们不是顾忌那小子,而是顾忌凌儿背后的宗门而已。”

  “这些我知道,夫君,只是我今日去找他提及好处,他却什么都没要,莫非是有更大的图谋?”

  刚进洞里,就听到里面传来男女谈论的声音,冉绝凝神一听,便知道二人嘴里的那小子便是自己,便静下脚步再听。

  “图谋?”冉涛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几分淡淡的不屑,说道:“就凭他那点修为还想图谋我?也就是眼下这段时日,只要我一朝养好了伤,便立即杀了他以绝后患。”

  “这……”刚才确认了冉绝真不是冉涛的外面养大的庶子之后,赵氏这时候莫名生出几分不忍来,说道:“要不留他一条性命?只废了他的修为?”

  冉涛摇摇头,狠辣地说道:“妇人之仁,你以为他顶了凌儿的身份,还能有几日可活?这三个月我若养好了伤,定然要杀他。就算我放过他,出得门去,李家和他们背后的人知道被一个冒牌货给耍了,还能容下他的性命?”

  “凌儿……”听到丈夫嘴里提到已经死去的儿子,美妇不仅声音哽咽,啜泣道:“我的儿子……”

  他这一哭,冉涛也没了办法,只能好言相劝道:“夫人,人死不能复生,你莫要哭坏了身子,等我伤势一好,一定找出凶手,将他们碎尸万段。”

  “你就说报仇,报了仇能怎样,我的儿子永远也回不来了,他可是我的亲生骨肉,却……”

  想到儿子连一坛骨灰都没能留下,美妇不禁失声痛哭。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方才所说的一切,都被冉绝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对已经心冷的冉绝来说,这件事对他倒也没有多大的打击,只是既然冉涛夫妻两个想要把他用完就杀,他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还要想个办法应对才行。

  ‘既然不想让我活着,那你也别活了。’

  只是这件事要如何应对,还是要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才行。

  自己目前身处漩涡中心,假冒了那个冉凌的身份,而且那人的背后还有一个所谓的宗门。

  冉绝对所谓宗门不甚了解,不过也知道这个冉凌都化的灰都没了,说不定在那个宗门里面也不算什么重要人物,毕竟一个宗门但凡重要的弟子都会留魂灯在门内,日夜有人看守,一旦出现问题,宗门会立刻派人出来追查,冉凌死了两天还没人来,这说明冉凌实在在那个宗门里面并不算什么重要人物。

  结合这两天见来看,冉凌一死,冉涛和那个宗门的关系就彻底断绝,所以那个宗门目前对于冉绝来说,就算身份戳破,也没有什么关系,对他而言目前最危险的还是把他牵扯进来的所谓李家,然后是三个月后的冉涛。

  眼下最快速脱身的办法就是走出冉家的大门,然后对外宣布自己根本不是冉凌,之后拍着屁股走人。

  不过这个办法也不保险,冉绝虽然没见过那个冉凌,但也知道两人长得也是非常相似的,自己目前根本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不说,被冉涛本路捡来的说辞说出来那群人也不会相信,所以这条计划可行度不高。

  而剩下一条,就相对较难了。

  那就是顶着冉凌的名头活下去。

  当然,这不是让他委曲求全去得到冉涛的承认,然后以冉凌的名字出现在世上。

  这对于冉绝来说根本不可能,此时的少年心中桀骜又冷漠,又怎么会去承认一个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为父亲呢?

  所以这第一不,就是要杀了冉涛,然后想办法以自己的能力立足。

  但是以他目前的修为,仅仅生光中期而已,自保都勉强,又拿什么立足呢?

  “对了,这个宝囊怎么打开啊?”

  “打不开,除非是那个小子亲自来了,否则这个东西就算是我突破到了金丹境界也打不开。”

  “这个法囊有这么好?”赵氏好奇道:“我记得夫君你的法囊现在连我都能打开,怎么那个少年打不开?”

  冉涛苦笑道:“我现在身受重伤,修为连生光五层都没有,夫人你自然能轻易打开。只是这小子的东西有所不同,这法囊连着他身上褪下来的衣服都是上品的法宝,而且还有特制的门派记号。”

  “难道他是那个宗门的弟子?”

  “不可能。”冉涛断定道:“除了几个隐世的宗门之外,天下的宗门符印我大多都见过,这里面的绝对没有这种样式的,而且这上面的炼器手法,加上里面的材料,绝对是几千年前或者上古时期才能炼制,我猜测很有可能是这个小子走了狗屎运,不知道撞破了哪个大能留下的遗迹,捡来的漏。”

  “啊?”赵氏惊叹道:“这衣服宝囊这么宝贝啊!”

  “自然,这些东西我一见他便注意到了,法囊里面的东西不说,光是这件宝衣,即使不认主炼化,放在我身边便能助我疗伤,到时我再杀了那小子,抹去这宝衣和法囊上面的痕迹,若是里面还有几颗紧要的丹药,就是成就元丹也未可知。”

  “这……”赵氏惊道:“有那么厉害?那夫君你现在就去杀了他好了!”

  “糊涂,眼下我还要他帮我骗着外面那群人,况且我现在伤成这样,那小子虽然只是一个聚气修为,说不定还有些保命的本事,这事还要稳妥一些还好,待我伤势一好,再杀他不迟。”

  冉绝听到他不仅要杀了自己,就连自己身上的宝囊和衣服都要图谋,实在的可恶至极,站在洞口死死咬牙,冲进去一下子结果了二人的心思在心中跳跃。

  然而就在此时,背后的法阵却传来一阵波动,好像是门口有人在破阵?

  ‘难道还有别人知道这个地方?’

  眼看着阵外的人就要进来,冉绝左右一看,根本没处躲藏,心急之下几乎就要准备放手一搏了。

  这是脑中却灵光一闪,忽然响起一个女人温婉的声音“洞匿之息,玄中之玄,隐形之法,遁甲之先……”

  “这是遁形术的口诀。”

  冉绝心中大喜,急忙跟着在心中默念,只是女人的声音的完了之后,紧跟着一阵头痛感便猛然袭来。

  就在这时,门口的法阵处忽然转进来两个人来。

  打头一个一身夜行衣,蒙面提刀,身材高大,左右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没想到姓冉的家里还有这种地方,还真是小瞧了他。”

  洞里方才夫妻二人说话冉绝都能听个一清二楚,这会洞口的黑衣人说话,洞里自然也能听见。

  黑衣人话音刚落,就听洞里的赵氏“啊!”的一声惊叫,问道:“什么人?”

  “什么人?”高大的黑衣人身后,一个削瘦的矮个站出来淫笑道:“你家的亲丈夫来了,夫人还不过来迎接。”

  刚才听到夫人一声尖叫,冉涛便知道二人已经暴露,只是这门口的阵法他可是花了三颗乐浪血参请高人布下的,没有金丹期的修为根本破不开,而且为添保险,他又在外面特意加了一层幻术,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到,他们又是怎么找到的?

  他却是不知道他所谓的高人布下的阵法,在冉绝眼里却不值一提,神宵岛所承宗门在上古时期乃是三界阵法第一宗,冉绝虽然没有特意学过,但总读了那么多的典籍道藏,后世修真所布阵法在他眼里没有任何难度。

  他刚才三两下的就破了幻术,顺带把阵法的阵眼摘去一个,幻术失灵之下立刻被夜行的二人找到了端倪,而阵法少了一个阵眼,自然威力大失,二人没费多少功夫就破阵进来了。

  矮个男人沿着石阶踱步而下,走入下面的洞中一看,之间一处一丈长宽的密室之中,赵氏拥着冉涛正靠在墙角,见人进来,赵氏立即吓的躲在冉涛身后。

  果然冉涛赵氏二人都在,嘴里笑道:“哟,冉家主和赵美人都在呢,这可真是利落,省得我们兄弟费事多跑一趟了,多谢多谢。”

  “李恺!”冉涛怒声道:“到了此时你还藏头露尾,难道还怕我冉涛杀你不成?”

  “冉家主说笑了。”矮个男人取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油腻的猥琐面庞来“既然被冉家主认出来了,小弟也就不遮掩了,索性给冉兄做个明白鬼。”

  冉涛心中惊怒,正是眼前这人对他暗算,导致他中了火毒,又受了重伤,此时见到,仍然怒气不减。

  只是怒归怒,冉涛也知道今日已是必死之局,对方根本不会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

  “你敢进我家杀人,难道不怕凌儿去他的宗门给我寻仇么?”

  “怕。”李凯直言不讳道:“大悟宗威命赫赫,又是秃驴里面出了名的护犊子,老子不过一介县门,怎么能不怕?”

  说完这个,李凯又摇头道:“只是冉兄,你似乎忘了一点,那群秃驴护犊子不假,但另一个特性却是摆在护犊子前面的,那就是贪财,当初你花了七颗珍贵的灵元丹把冉凌送进大悟宗,如今只要我把你冉家的家业送给他们,别说死了一个俗家弟子,就算死了那群秃驴的亲爹亲妈,他们会欢天喜地的把我奉为贵宾。”

  冉绝捏着隐身法跟在二人身后,听到他们说到灵元丹还要带上珍贵二字,心里瞬间有了想法。

  那丹药在他所知,不过寻常丹药而已,冉绝虽然不记得自己炼制过没有,但他绝对能够炼出来。

  ‘这似乎……’

  这边正思量这,又听洞中的冉涛开口说话。

  “呵呵。”冉涛一声冷笑,说道:“我儿冉凌还在,他又是大悟宗弟子,李兄认为这家业是你送来好看,还是凌儿打着给我报仇的名号送上好看?大悟宗贪财不假,但为了我冉涛的一点家业沾上如此恶名,我想大悟宗的大师们是不屑去做的。”

  “冉兄聪明人。”李凯赞道:“不愧是能让冉家从寒门一跃成为世家的奇才。只是愚弟既然敢上门寻你,自然已经想出了对应之法,此间无事,便说给冉兄听听。”

  “哦?”冉涛一声冷笑,脑中疯狂思考应对之法,面上却故作轻松地说道:“冉某洗耳恭听。”

  “不敢不敢。”李恺自以为胜券在握,淫欲的目光看了赵氏一眼道:“夫人莫急,待我跟尊夫解释完了,再与夫人共度良宵。”

  “你……”赵氏又惊又怒,指着李恺说道:“你敢……”

  “啧。”李恺摇摇头,说道:“到了这种时候,夫人就不要说敢与不敢了,莫非他还能护住你不成?当年的渔阳郡第一美人,冉兄你独占了二十年,也是时候让兄弟我尝尝滋味了。”

  赵氏惊恐地看着李恺,脸上眼泪滚落,死死的抱住冉涛“夫君……”

  冉涛默默抱紧夫人赵氏柔软的身躯,他知道此时越是慌乱,就越没了拖延的机会,拍拍赵氏的身子示意她安静,对着李恺说道:“我倒想听听的是如何解决这个僵局的?李兄既然如此自信,何不说与我听听?”

  “哈哈。”李恺闻言呲牙一笑,对着冉涛说道:“冉兄,你此时故作镇定,是指望谁还能来救你,或者你还能逃走不成?你这二十年间强势崛起,把渔阳的各个宗族都得罪遍了,除了大悟宗那些见钱眼开的和尚,又有哪个能给你一边帮助?你个贱民!”

  冉涛的脸色终于变了,露出几分不可置信的眼神,说道:“难道你如此殚精竭虑的想要的置我于死地,就是因为我冉涛的出身只是一个的乡亭小吏?”

  “不然。”冉涛摇头否定,忽然露出一抹淫笑道:“还因为这渔阳第一美人的风韵啊。”

  来到冉涛身前,李恺一脚踹开赵氏身边的冉涛,挑起赵氏的下巴说道:“啧啧,二十年了,琅暇美人风韵犹存,真是珠圆玉润啊。”

  接着可惜道:“可惜你这根骨实在太差,冉涛这个废物供养你二十年,也不过把你堆成聚气期,若是能化丹驻颜,老子几十个炉鼎也比不上你一个啊。”

  赵氏又慌又怕,愈发显得我见犹怜,推开李恺的手说道:“手拿开……”

  转身往冉涛的身边爬去。

  “夫君……”

  “哎?”李恺一把拎起赵氏的腰带,把她整个人都拎起来,顺便手中一股火热的真元对着冉涛射去。

  “啊!”

  本就重伤的冉涛根本吃不住李恺的这一击,一招之下连招架的功夫都没有,直接被打的撞在墙上,嘴里噗噗吐血。

  一击得手,李恺拎着赵氏揽在怀里,对着身后的随从说道:“五弟,你出阵去看看冉家的那个小子回来了没有,尽早结果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高个男人看着李恺怀里的赵氏,明显有些舍不得,脚步迟疑,嘴里说道:“大哥……”

  “放心吧。”李恺笑道:“一会你带着那小子的人头回来,为兄肯定给你尝尝滋味,真以为一个别人肏了二十年的婊子,老子还能拿回家当宝供着?”

  身后的高个男子难掩兴奋,立刻提刀答应道:“好嘞,那大哥,我去了。”

  言罢,他转过头,狠狠地看了赵琅暇丰腴的身姿一眼,转身走了。

  来到阵口,刚想运功开阵,直觉的后背一阵微风袭来,男人心中瞬间警铃大作,汗毛根根竖立。

  刚想调动浑身的真元反击,突然后背大椎、命门两处穴位被一股真元侵入,瞬间切断了他所有的真元运行,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冉绝小心翼翼抱住男人的身体放倒,接着再施一个隐身术,回到下方的密室门口。

  而此时的密室里面,已然变成了苦情戏码的现场。
热门小说推荐